黎笺__

性❤️感❤️煎❤️煎,在❤️线❤️丢❤️人

考太差,放qq太羞耻放lof公示

认真学习,期末考成绩如果没有班级前15,年段前180,生物成绩排名年段前30,班级前3,寒假也不把lof,b站和除恋与外所有游戏下回来,不看全职小说一眼,不通过任何渠道看同人文,不买任何周边,过年不收压岁钱。

脑洞

我想要读医,又喜欢配音,想着怎么把爱好和未来有机结合

然后就想出了一边给人动手术,就局部麻醉那种,一边给病人说“哎你别紧张要不我给你讲个单口相声吧我跟你讲我萝莉音特擅长”

假如在做眼皮激光手术吧

搞不好效果太好患者一笑把眼睛睁开了

凉凉

梦想与现实不可兼得x

毫无意义的随笔01

  我醒了。




  在湖边的草地上悠悠醒转。方少主依旧站在水边,身边除了我没有别的女孩子——这倒也怪,每次我来这里都会有好多女侠在这里和他攀谈,送点礼物给他——虽然他并不缺钱。这榆木脑袋一点都不会讨女孩子开心,说他是榆木脑袋也不对,他本就不想和那些不谙世事的女孩有什么过深的交往,还是大猪蹄子比较适合。女孩子送他礼物,过一阵子他都会几倍地还回去,连被要挟成亲的把柄都不给留下。




  伸手摸了摸身侧,灯没给来往少侠的马踩坏,松了一口气,修这玩意贵得很。




  方少主似乎是用余光盯着我很久了,从我醒来后就感觉一直被盯着,但是这人表面上一直眺望着湖面,我也不去理睬。现在看我醒来先摸灯,倒也破了功,转过来时嘴角还带着笑意。




  我和他不是情侣,没有友情以上的关系,只是知己罢了。我知道他肯定要嘲讽我了,正酝酿着反击的句子,手却不自觉地伸向包裹,掏了一大堆萃石给他。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收下了我手里的萃石。




  我耸耸肩:“老毛病。”其实我想和他聊聊天的。




  “我猜到了。”他微微颔首。




  我能感觉到,我身体里有另一个意识到存在,是从那次和神龙帮打架之后出现的。很难形容这种感觉,这不是从我自己现在这个意识中发展出来的意识,是一个完全外来的,又和我能融为一体,和谐共存的意识,我怀疑她是神。有她在的时候,我就只能拥有思维,绝大部分的动作都靠她支配。




  我可以和她对话。




  说实话,她很久没来了。她这次似乎很急躁,骑上马就要走。我就只能骑在马上和方思明匆匆告别。




  她驾马来了帮派。前院里那棵不知道是什么树落了一地花,厚厚的一大片。新来的小沧海工作不认真啊,顶着左护法的头衔,我毫无良心地想着。她却愣了神,过了许久,她说:“帮里人还剩多少?”




  “大多都在啊,一些新人来了又退,老的那些基本都在,帮着新人扫扫地这样的。那些退帮的老干部,一般一旬也会回帮里玩一次,聊聊天。”




  沉默。




  “......那些都不是。”她很久才回答。




  我知道她想表达什么。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都有另外的意识在操控。平日生活自己支配,意识在的时候便由意识掌控。她说的是他们的意识。




  “女儿,”她说——虽然我认为她比我还要小上五岁,但是她热衷于当我的母亲,“如果我以后可能也不回来了,你会不会想我。”




  说实话,没了她我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该吃的吃,该学的学,该撩的师兄就撩。但我是会看气氛的聪明女孩,于是我说:“妈你别走!煎煎爱你!煎煎再也不把你镶在灯上的琥珀扣下来磨粉给郑师兄治病了不要丢下煎煎一个人!”




  呕——好假。




  她笑了:“都是一个身体的你还哄我,超假。琥珀的事等会找你算帐。”




  “我感觉挺累的。成绩又上不去,人又不努力,怕是以后连大学都都考不上。”




  哦这个句子里出现了新的字眼。大学嗯…大概就是太学府这样的地方?




  我非常不屑地从侧院的仓库里取了颗青团,边嚼边说:“那就努力呀,不读书你怎么办,我进云梦那会不也是成天背药典医法。”




  “你回趟云梦吧,我想看看。”她说。




  乘车到云梦泽的时候已是黄昏,余晖浮在云梦一片片连着的汤池上,亮的晃眼。




  “我喜欢这种味道,药香和流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感觉。”她说。




  “我要走了,你找个好地方靠靠,不要去屋里,找棵听得到水声闻得到药香的树靠着。”




  “你就这么不担心你女儿染了风寒?师姐那里不一样能闻到药香听到泉声,假母亲。”虽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找了颗树,靠着坐下。她走后,我都要在原地睡上半个时辰左右才会醒来。




  “我走了,”她说,“照顾好自己,还有那个在武当的弟弟——他名字很奇怪的,随便问问就能找到,还有双桃花眼。你是姐姐,照顾好他。”




  我嗯了声,闭了眼。




  我等她带着药香和泉声地回来。




  

我爱一诺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从今天起我就是诺吹了! @麦莨🌾 

陷入要不要去玩遇见逆水寒的纠结中…不想背叛墨墨但是逆水寒看起来真的好好玩x可是我怕玩了我就爱上别的男人就不喜欢墨墨了…【纠结

断更了一个学期的观察日记。
存货全是上学期期末的,这个学期只记了一些梗
她是天使⁄(⁄ ⁄ ⁄ω⁄ ⁄ ⁄)⁄
下个学期她就不是我的了,难受

对一些事的怀念


是关于游戏里帮派的一些事,若有打扰,实属抱歉。










我刚刚进结义的时候,看到的都是我认为最好的大家,两个傻叉和我一起怼傻不愣登的地狱,那时候也第一次开始用煎煎这个名字。后来玛丽进来了,我恃玛丽的宠而骄,小奶妈终于不会被你们嫌弃,因为我们有玛丽。第一次带我一条完我记得你们还带我去劫了监狱,你们指着三口对我说,看看人家,奶一口都是上万的,你奶一口几百。后来遇上了蓝蓝,虽然和她的对话只有元宵那段,但是她是我第一个对话的除亲友外的人。字里行间让我感受到了温暖。那时候我就觉得,雾帮除了闻雾都是天使。对闻雾的恐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可能是你们的形容再加上那次的语音帮战吧。觉得他是个很严肃的人,一不注意就会惹他生气。但是第一次正式参加帮战的时候,我记得那次我们打输了。闻雾没有急哄哄地开口骂我们,反倒是在安慰我们。那个时候我就对他改观了,恐惧还是有,但更多的是尊敬而衍生出的。现在看来,他值得被我尊敬。无论是从他的战略还是他的为人。和照照第一次见面也是我第一次打侠士。不知道我在照照心中是不是还是那个被卡墙外就开始打坐的,唱歌还有点好听的菜鸡奶妈。那时候照照穿的是子夜歌,我在说我妈来了会挂机的时候,照照说,没事,我在呢。就特别像个女侠,潇洒而又温柔。然后就遇到了雪时。说真的,是他让我找到了存在感hhhhh喵喵也一直会是原来那个喵喵,雪时无论去哪里都会是那个雪时。他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最最可爱的,会执着于我的猫设,帮战的时候会一跳一跳地走进圈要我奶他一口的猫系小和尚,感觉现实中的雪时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像我妈)。偶尔的生气也是有原因的。希望他能在这个江湖过的快乐,再见到时还是那个可爱的牧狼曲小和尚。雾里一直会是那个雾里,有你便是归途的雾里。煎煎一直都会是傻煎煎。

呜呜呜我是沙雕,一诺生日我居然不知道!!(土下座)一诺昨天生快!
和一诺是在线下认识的呢w很难遇到像一诺这样可爱的人了,听说一诺校本选了合唱高兴的飞起!试图脑内和一诺对唱沙雕山歌(x
依旧画不好人,而且因为最近都没动过笔,手生了很多。没办法只能给一诺画马设。是私心设定飞马,因为感觉一诺像飞马一样可爱!想画那种刚起来打哈欠揉眼睛的慵懒感但是硬生生画成疑似被人打了一巴掌(x眼睛颜色在勾完线才发现顺手涂上了就随便抹了一点颜色不知道能不能补救,感觉没有画出一诺的异瞳挺遗憾的
今天的诺总又大了一岁!要每天都开心!吃饱喝好睡足,开心地做猪(不是)社会我诺哥!@🍈哈密瓜蜜🍯 

给女儿买了七天的裙子,疯狂拍照,纪念女儿最美的时候